北边向左

[授权翻译] They dont know that we know part3

Chapter 3

Plan?

就像往常一样,安灼拉是那种最早到办公室的人。古费拉克大概十分钟之后也来了,这时安灼拉正在检查他的演讲稿。古费拉克看上去很开心,手里还拿着一杯咖啡。安灼拉不禁挑了挑眉。他有一点生气,他的两个好友要离他而去了,而且还对他说谎。他们怎么会认为自己不会为他们感到开心呢?

“你和飞儿的咖啡约会怎么样了?”

“什么?这不是个约会”古费拉克说,安灼拉对他翻了个白眼。

“你说不是就不是吧。”

古费拉克狐疑的看着他,安灼拉尽力无视他。

他拿出手机,开始和格朗泰尔发短信,他知道自己现在得不到回复,格朗泰尔肯定还没起来。

To R (8:05AM): 早安R

To R (8:05AM): 很明显,古费和飞儿每天早晨都进行咖啡约会,我却从来没被邀请过

To R (8:06AM): 最糟糕的是,他们还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好像他们没有对他们最好的朋友说谎

To R (8:06AM): 我们需要一个计划,收到请回复

 

“你在和谁发短信呢?还有,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发短信了?”古费拉克想要偷看他的手机,于是安灼拉把它锁了起来放进口袋。

“不关你事”安灼拉说。

“是R吗?”

“是又怎样?”

“你在和他聊什么呢?”古费拉克问。

“这是什么审问吗?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古费拉克看上去有些被他惹恼了,安灼拉并不懂为什么。他为什么这么关心自己和格朗泰尔发短信?

是公白飞告诉古费拉克了吗?他对他说了太多关于格朗泰尔的事?他可能...对格朗泰尔有感觉。有时他会长篇大论关于格朗泰尔的事,而跟他同住的公白飞就成了受害者。

“你以前几乎从来不回我的短信,而你现在在早上八点和R聊天。他醒了吗?”古费拉克说。

这些问题不禁使安灼拉生气了起来,他怒视着古费拉克。

“好好好。没事没事,忘了吧”,古费拉克说。

安灼拉深吸了一口气,想要忘记这段刚刚发生的谈话想要回到工作模式,他的工作对他来说十分重要。

“公司刚刚拿到了一个无偿服务的案子。你愿意帮我说服拉马克,把这个案子给我们吗”,安灼拉问,他真的很想要这个案子。

“可以啊”,古费拉克说。安灼拉很高兴能够有像他自己一样想要为这个世界作出贡献的朋友。尽管他对其中一些产生了怀疑,他想起了格朗泰尔给他发的短信。

中午时分,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,他看到格朗泰尔在半个小时前回复了他。

From R (11:28AM): 什么人会在八点钟就起床?哦,因为你有工作。他们有咖啡约会?

From R (11:30AM): 我不认为这件事有那么重要。事实是,他们把这件事瞒着你,这看上去更可疑了。

To R (12:03PM): 早安,瞌睡虫。你有什么计划吗?

他为格朗泰尔回复他消息的速度感到吃惊。

From R (12:03PM): 我希望我有。给我些时间,让我来好好想想。你对于储藏室怎么看?

To R (12:04PM): 什么?

From R (12:05PM): 我能想象出你现在的表情了。我们应该把他们关在某个地方的储藏室里。

To R (12:05PM): 不,R这可不是个好主意。这绝对行不通的。

From R (12:06PM): 我只是昨天晚上随便想到的,我会再想想其他的,你美丽的小脑袋就别担心这个了。

安灼拉转了转眼珠子,止不住脸上的笑意。他看到古费拉克走了进来,他的手上拿着许多和案件有关的资料。

To R (12:08PM): 那就交给你了,我还有个新案子。

From R (12:08PM): 好的!祝你好运!

 

格朗泰尔坐在他的沙发上,裹着一条毯子,手里拿着一杯咖啡,像傻子一样的对自己笑。这都是公白飞和古费拉克的错。安灼拉发短信祝他晚安,早晨给他发早安,这都是他们的错。他的心跳的很快,脸上浮现出一些细小的红晕,没人注意到这点,于是他尽力去无视它。

关于怎样让公白飞和古费拉克承认他们在约会这点上,他确实没有什么办法。他可能需要一些帮助。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了。

他给热安打了电话。

 

“嗨R,你好吗?”

“我想问你一个关于爱的问题。”

“安灼拉又干了什么?”

他的确想和热安好好深入谈一下他没有希望的爱情,但可能要下一次了。

 

“只有这一次,跟他无关。”

“真新鲜啊。你是对其他人有感觉了吗?”

“什么?不!你怎么会这么想?这是关于古费和飞儿的。”

“那好吧,他们怎么啦?”

“他们是不是在谈恋爱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这些?”

“你知道最多关于爱情的事,所以我想知道,你觉不觉得他们俩之间有点什么,那样我就知道,我的怀疑是有道理的。”

热安沉默了一会儿。

“如果我告诉你一些事,你要保证不告诉别人。”

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,他站起来点了点头,尽管热安看不见。

“没问题,但是我可以告诉安灼拉嘛,他需要知道。”

“安灼拉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他才是那个,对于自己两个最好的朋友陷入爱情而不告诉他,感到抓狂的人。”

“那好吧,你可以告诉他,但你得让他发誓不能告诉其他人,特别在公白飞和古费拉克面前。”

“好好好,我发誓。”

“几个礼拜前,我和古费出去嗨。他有一点点醉,然后就开始对我滔滔不绝的讲述他有多想亲吻公白飞。”

格朗泰尔哑口无言。

 

“R?你还在吗?”

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

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“你最起码该告诉安灼拉。”

“为什么?这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吧,而且第二天古费好像就不记得了,我也没有再提起。”

“你觉得他们现在在一起了吗?”

“这我可不知道,但是他们俩最近好像确实有什么事的样子,我不想给他们施加压力,等他们准备好了,再告诉我们吧。”

“不,我们就要给他们施加点压力,我们需要知道?”

“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

“安灼拉十分在意这件事,热安他一直给我发短信,我要承受不住了。”

“他一直给你发短信?”

“这很不好。”

“R,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下来,你或许可以用公白飞和古费的事转移一下注意力。你该和安灼拉好好聊一下你对他的感情了,而不是执着于别人的事情。”

“我才不是那个对这件事执着的人,他是。而且关于爱情,你又知道些什么?”

 

热安笑出声。

 

“你是对的,我一点都不了解爱情。”

“我需要帮助,热安。”

“直接问他们不就好了?”

“不行我们要抓他们个现行。”

“为毛”

“因为”

“我认真的R,直接问吧。”

“啊哈哈,不行。”

“跟安灼拉有关?”

“不是所有事都跟安灼拉有关。”

“我知道,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直接问他们。”

“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。谢谢你,爱你哦。”

“也爱你。”

 

好吧,并没有什么卵用。他应该继续完成他的作业,而不是胡思乱想。

他画画了一半,突然想到一个主意。

To E (2:05PM):我们也许,可以去同一个地方喝咖啡,假装偶遇,截胡他们的咖啡约会,或者,我们可以在他们进行咖啡约会的时候监视他们。

 

安灼拉没有直接回答,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,但是他在一个小时之后回复了他。

 

From E (3:014PM): 好啊,为什么不呢。

他在晚上和艾潘妮吃饭时才想起来,吃饭它指的是披萨,他可能,不小心,意外的,邀请安灼拉出去约会,安灼拉还答应了。

 

他噎住了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5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