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边向左

[授权翻译] They dont know that we know part3

Chapter 3

Plan?

就像往常一样,安灼拉是那种最早到办公室的人。古费拉克大概十分钟之后也来了,这时安灼拉正在检查他的演讲稿。古费拉克看上去很开心,手里还拿着一杯咖啡。安灼拉不禁挑了挑眉。他有一点生气,他的两个好友要离他而去了,而且还对他说谎。他们怎么会认为自己不会为他们感到开心呢?

“你和飞儿的咖啡约会怎么样了?”

“什么?这不是个约会”古费拉克说,安灼拉对他翻了个白眼。

“你说不是就不是吧。”

古费拉克狐疑的看着他,安灼拉尽力无视他。

他拿出手机,开始和格朗泰尔发短信,他知道自己现在得不到回复,格朗泰尔肯定还没起来。

To R (8:05AM): 早安R

To R (8:05AM): 很明显,古费和飞儿每天早晨都进行咖啡约会,我却从来没被邀请过

To R (8:06AM): 最糟糕的是,他们还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好像他们没有对他们最好的朋友说谎

To R (8:06AM): 我们需要一个计划,收到请回复

 

“你在和谁发短信呢?还有,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发短信了?”古费拉克想要偷看他的手机,于是安灼拉把它锁了起来放进口袋。

“不关你事”安灼拉说。

“是R吗?”

“是又怎样?”

“你在和他聊什么呢?”古费拉克问。

“这是什么审问吗?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古费拉克看上去有些被他惹恼了,安灼拉并不懂为什么。他为什么这么关心自己和格朗泰尔发短信?

是公白飞告诉古费拉克了吗?他对他说了太多关于格朗泰尔的事?他可能...对格朗泰尔有感觉。有时他会长篇大论关于格朗泰尔的事,而跟他同住的公白飞就成了受害者。

“你以前几乎从来不回我的短信,而你现在在早上八点和R聊天。他醒了吗?”古费拉克说。

这些问题不禁使安灼拉生气了起来,他怒视着古费拉克。

“好好好。没事没事,忘了吧”,古费拉克说。

安灼拉深吸了一口气,想要忘记这段刚刚发生的谈话想要回到工作模式,他的工作对他来说十分重要。

“公司刚刚拿到了一个无偿服务的案子。你愿意帮我说服拉马克,把这个案子给我们吗”,安灼拉问,他真的很想要这个案子。

“可以啊”,古费拉克说。安灼拉很高兴能够有像他自己一样想要为这个世界作出贡献的朋友。尽管他对其中一些产生了怀疑,他想起了格朗泰尔给他发的短信。

中午时分,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,他看到格朗泰尔在半个小时前回复了他。

From R (11:28AM): 什么人会在八点钟就起床?哦,因为你有工作。他们有咖啡约会?

From R (11:30AM): 我不认为这件事有那么重要。事实是,他们把这件事瞒着你,这看上去更可疑了。

To R (12:03PM): 早安,瞌睡虫。你有什么计划吗?

他为格朗泰尔回复他消息的速度感到吃惊。

From R (12:03PM): 我希望我有。给我些时间,让我来好好想想。你对于储藏室怎么看?

To R (12:04PM): 什么?

From R (12:05PM): 我能想象出你现在的表情了。我们应该把他们关在某个地方的储藏室里。

To R (12:05PM): 不,R这可不是个好主意。这绝对行不通的。

From R (12:06PM): 我只是昨天晚上随便想到的,我会再想想其他的,你美丽的小脑袋就别担心这个了。

安灼拉转了转眼珠子,止不住脸上的笑意。他看到古费拉克走了进来,他的手上拿着许多和案件有关的资料。

To R (12:08PM): 那就交给你了,我还有个新案子。

From R (12:08PM): 好的!祝你好运!

 

格朗泰尔坐在他的沙发上,裹着一条毯子,手里拿着一杯咖啡,像傻子一样的对自己笑。这都是公白飞和古费拉克的错。安灼拉发短信祝他晚安,早晨给他发早安,这都是他们的错。他的心跳的很快,脸上浮现出一些细小的红晕,没人注意到这点,于是他尽力去无视它。

关于怎样让公白飞和古费拉克承认他们在约会这点上,他确实没有什么办法。他可能需要一些帮助。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了。

他给热安打了电话。

 

“嗨R,你好吗?”

“我想问你一个关于爱的问题。”

“安灼拉又干了什么?”

他的确想和热安好好深入谈一下他没有希望的爱情,但可能要下一次了。

 

“只有这一次,跟他无关。”

“真新鲜啊。你是对其他人有感觉了吗?”

“什么?不!你怎么会这么想?这是关于古费和飞儿的。”

“那好吧,他们怎么啦?”

“他们是不是在谈恋爱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这些?”

“你知道最多关于爱情的事,所以我想知道,你觉不觉得他们俩之间有点什么,那样我就知道,我的怀疑是有道理的。”

热安沉默了一会儿。

“如果我告诉你一些事,你要保证不告诉别人。”

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,他站起来点了点头,尽管热安看不见。

“没问题,但是我可以告诉安灼拉嘛,他需要知道。”

“安灼拉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他才是那个,对于自己两个最好的朋友陷入爱情而不告诉他,感到抓狂的人。”

“那好吧,你可以告诉他,但你得让他发誓不能告诉其他人,特别在公白飞和古费拉克面前。”

“好好好,我发誓。”

“几个礼拜前,我和古费出去嗨。他有一点点醉,然后就开始对我滔滔不绝的讲述他有多想亲吻公白飞。”

格朗泰尔哑口无言。

 

“R?你还在吗?”

“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

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“你最起码该告诉安灼拉。”

“为什么?这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吧,而且第二天古费好像就不记得了,我也没有再提起。”

“你觉得他们现在在一起了吗?”

“这我可不知道,但是他们俩最近好像确实有什么事的样子,我不想给他们施加压力,等他们准备好了,再告诉我们吧。”

“不,我们就要给他们施加点压力,我们需要知道?”

“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

“安灼拉十分在意这件事,热安他一直给我发短信,我要承受不住了。”

“他一直给你发短信?”

“这很不好。”

“R,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下来,你或许可以用公白飞和古费的事转移一下注意力。你该和安灼拉好好聊一下你对他的感情了,而不是执着于别人的事情。”

“我才不是那个对这件事执着的人,他是。而且关于爱情,你又知道些什么?”

 

热安笑出声。

 

“你是对的,我一点都不了解爱情。”

“我需要帮助,热安。”

“直接问他们不就好了?”

“不行我们要抓他们个现行。”

“为毛”

“因为”

“我认真的R,直接问吧。”

“啊哈哈,不行。”

“跟安灼拉有关?”

“不是所有事都跟安灼拉有关。”

“我知道,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直接问他们。”

“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。谢谢你,爱你哦。”

“也爱你。”

 

好吧,并没有什么卵用。他应该继续完成他的作业,而不是胡思乱想。

他画画了一半,突然想到一个主意。

To E (2:05PM):我们也许,可以去同一个地方喝咖啡,假装偶遇,截胡他们的咖啡约会,或者,我们可以在他们进行咖啡约会的时候监视他们。

 

安灼拉没有直接回答,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,但是他在一个小时之后回复了他。

 

From E (3:014PM): 好啊,为什么不呢。

他在晚上和艾潘妮吃饭时才想起来,吃饭它指的是披萨,他可能,不小心,意外的,邀请安灼拉出去约会,安灼拉还答应了。

 

他噎住了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授权翻译】They dont konw that we know chapter 2

Chapter 2
The supply closet trope
格朗泰尔正躺在床上,素描本摊在膝上,他正在思考下一幅作品该画什么。他的deadline在两个星期之后,所以现在他必须先要想出一个主题。当他的手机开始振动,他一开始想要无视他,专注于他的作品,但当安灼拉的名字跳动出来,他有些为自己拿起手机的迅速动作而羞耻,素描本差点从床上掉下来。
From E (11:30PM): R
From E (11:30PM): HEY
From E (11:30PM): 你睡了吗?
格朗泰尔有一瞬间几乎不能呼吸,他和安灼拉最近互相发短信的频率明显上升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习惯这一切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解锁了手机。
To E (11:31PM): 阿波罗
To E (11:31PM): 我醒着呢
To E (11:31PM): 你还好吗?
From E (11:32PM): 还好
From E (11:32PM): 其实有一件事。你有注意到,古费和飞儿,今天晚上怪怪的吗?
To E (11:33PM): 嗯
To E (11:33PM): 古费看上去是有点反常,他一直盯着我看,然后又看着公白飞,但他什么话也没说,他好像有什么心事。
To E (11:33PM): 他今天话特别少。
To E (11:34PM): 你为什么问我这个?
From E (11:34PM): 我不知道,但我希望你保密。可以吗?
To E (11:35PM):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,阿波罗。
From E (11:35PM): 我认真的,R。
To E (11:36PM): 好好好,我会保守你的秘密,直到我死的那天,感觉不会太久了。
From E (11:36PM): 这并不好笑,你知道我讨厌你这样说话。
他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这并不是他的本意。现在安灼拉生他气了。
To E (11:37PM): 抱歉,我不是这个意思
To E (11:36PM): 我是认真的,发生了什么?
From E (11:37PM): 我认为古费和飞儿在秘密约会,因为某些原因,他们不想告诉我,和你们,特别是我,因为我是他们最好的盆友,如果他们在约会,他们应该告诉我。
To E (11:38PM): 什么?
To E (11:38PM): 我觉得你误解了些什么。看上去你没有别人想的那么迟钝嘛。
From E (11:39PM): 这是什么意思?
To E (11:39PM): 没什么阿波罗
From E (11:40PM): ??
To E (11:41PM): 忘了它吧
To E (11:41PM): 真的什么都不是,所以,你最好的两个朋友,背着我们搞上了。
From E (11:41PM): 是的,我认为古费今天晚上想要把我从公寓里赶出来,这样他可以和飞儿过二人世界。
From E (11:41PM): 他还一直问我,比起待在公寓,还有什么其他事要做。这有点无理。
To E (11:42PM): 我的天啊
From E (11:42PM): 所以
From E (11:42PM): 你同意我的看法吗?
格朗泰尔不禁笑出了声,他可以想象出安灼拉坐在沙发上,发短信的样子。
To E (11:43PM): 我认为这次你是对的
From E (11:44PM): 哇,这真新鲜
To E (11:45PM): 别习惯
From E (11:45PM): 哈哈哈
From E (11:46PM): 你认为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吗?
To E (11:47PM): 你想做些什么吗?
From E (11:48PM): 如果他们瞒着我们,我们应该让他们说出来,他们没理由这样做。
To E (11:50PM): 这倒没错
From E (11:51PM): 我认为我们应该抓他们个现行,这样他们就没法抵赖了。
To E (11:51PM): 不要告诉我,你想把他们抓奸在床
From E (11:52PM): 我的天啊当然不
To E (11:53PM): 你差点吓死我了。
From E (11:54PM): 我不相信你认为我这样想。
From E (11:56PM): 他们为什么要瞒着我呢?很明显他们最近的关系变了,但是他们应该告诉我。
To E (11:57PM): 我不知道
From E (11:58PM): 我告诉飞儿所有事,他也应该告诉我所有事。
To E (11:58PM): 不要担心,我们会抓到他们的,他们会没法否认。
From E (11:59PM): 我们必须这样做
From E (12:00PM): 他们不需要瞒着我们,我们又不会反对他们。
From E (12:01PM): 但是我看见你改喝咖啡了
From E (12:01PM): 我很高兴你这么做,我为你感到骄傲R。

格朗泰尔真是哭笑不得。安灼拉在戒酒上帮了他不少,但是看见他说他为他骄傲,这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。
他没有得到回复的机会,安灼拉又发来了短信。
From E (12:02PM): 我要准备睡了,我明天要早起。
From E (12:03PM): 晚安,格朗泰尔
To E (12:03PM): 晚安,阿波罗。

格朗泰尔盯着他的手机看了一会。
这是什么?
他的心脏跳动的很快。他觉得现在他应该更关注古费拉克和公白飞的问题,安灼拉在大晚上给他发短信,跟他交谈,问他和爱情有关的意见,还给他发晚安。
他感觉他现在需要喝一杯,但是他正处于戒酒期,相反的,他把他们的对话重看了无数遍。他放下了手机,又拿起他的素描本。
他无法专心,他开始想象,如果安灼拉在他旁边的话,在他的床上,向他道晚安的话,那该有多完美。不管他们有没有赤裸相对,他希望安灼拉在他的床上。想要看着他沉沉睡去。
格朗泰尔咕哝着,为想象这些画面诅咒着自己。
他知道自己今晚可能很难入睡了,他在看那些屎一样的电视节目和再看一遍他们的聊天记录之间犹豫。
这并不是一个困难的决定,他解锁了他的手机。
事情开始失去控制了。
公白飞和古费拉克真的在秘密约会吗?他们终于搞清楚他们之间的事了?很明显,他们之间有些变化。格朗泰尔之前从不知道他们是那种会秘密约会的人。可能这才发生不久,在关系稳定之前,他们不想告诉任何人?或许是因为,秘密约会很刺激?
谁知道呢?现在这个时候,没人知道。
如果格朗泰尔开始盘问他的话,古费拉克可能会打哈哈圆过去。
如果这真的是秘密的,公白飞绝对不是那个会承认的人,尤其是在他们还没有告诉安灼拉的情况下。这家伙有时候挺吓人的。他之前很确信那三个人之间什么都说,很显然,不是所有事。
他应该想个计划让他们承认,而且没法抵赖。
把他们锁在储藏室里?
这个方法通常很有用,不是吗?
他也想和安灼拉两个人待在储藏室里。在平行宇宙里。
他一边盘算着计划,不知不觉睡去,完全没有梦到任何关于储藏室的东西。



当公白飞准备好出门去医院轮班的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那么早,除了古费拉克,没人会打给他。
“古费”
“嘿,飞儿,你起了吗?”
“嗯,你呢?”
“在你去上班之前,一起喝杯咖啡怎么样?还这么早呢,我知道你可以为我空出十分钟的。”
公白飞可以听见他小声的偷笑,他怎么会说不呢。
“好吧,一会儿见。”
当他出门的时候,安灼拉正好从厨房里出来。
“你想要的话,还有一些咖啡”安灼拉告诉他,走向他自己的房间。这家伙在喝第一杯咖啡前,都不能把衣服穿上。
咖啡真是魔性,他深有体会。
“不,我要去见古费拉克,一起喝杯咖啡”,他说。
安灼拉停下来,看向他,睁大了眼镜。
“为什么?”他问。
“什么叫为什么?”
“你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喝咖啡?”
“古费刚刚给我打了电话,现在是早晨,我们都需要咖啡,有时我们早晨会在咖啡馆碰头,你知道的那家。”公白飞穿上外套。
安灼拉对着他皱了皱眉头,公白飞不懂为什么安灼拉表现的好像他和古费拉克背叛了他一样。他们可没有背着好朋友秘密约会。
“为什么我从未被邀请去你们的咖啡约会?”安灼拉看上去很伤心。
“这不是约会,只是偶尔。”
“祝你和古费的咖啡约会开心”,安灼拉头也不回的走向房间。
什么鬼?
公白飞叹了口气,离开他们的公寓,去见古费拉克。他不知道安灼拉今天早晨怎么了。他和格朗泰尔吵架了吗?所以他才这么暴躁?
公白飞向来是很理性的,他喜欢用他的头脑思考,他不认为安灼拉会背着他们和格朗泰尔恋爱,这说不通。比起他们的心,他们更应该用头脑思考。这没那么难。
他看到古费拉克在咖啡店前向他招手,他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。他尝试着理性思考。比有一个不对他坦诚相待的好友更糟糕的,是对另一个好友产生特殊的感情。
他收回思绪,人生真是艰难,尤其是当你开始用你的心思考。
“嗨”他微笑着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古费拉克。
“飞儿”他帮公白飞拉开了门“帅气的医生先请。”
公白飞希望自己没有脸红。
“我还不是医生呢”,他说。
“很快就会是了”,古费拉克笑着告诉他。
“还是老样子?”公白飞问,古费拉克对着他点了点头。
在点了咖啡之后,他们坐在一张桌子前,还剩下十几分钟的空余时间。
“你要小心点,安灼拉今天特别暴躁。”
“什么?发生了什么?”
“我认为这跟格朗泰尔有关”公白飞说,古费拉克瞪着眼睛望着他的样子,让他有些想笑。
“你再说一遍?!”古费拉克大叫起来。
“嘘,小声点,别激动。”
他喝了一小口咖啡,深吸了一口气。
“昨天在你走之后,我准备睡觉了,然后看见安灼拉在沙发上和别人发短信。”
“他还会发短信呐?”古费拉克打断了他:“他几乎不回我的短信,除非是紧急事务,或者工作上的事。”
“是,他在发短信,更糟的是,他一边发短信,一边发出诡异的笑声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
古费拉克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“什么鬼!我简直不能相信。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?”
“我也不知道”,公白飞说。
“我们应该把他们关在储藏室里”,古费拉克提议道。
“什么?”
“我们把他们关在储藏室里,他们肯定就会把持不住,这时候我们打开门,把他们抓个正着,或许还能拍几张照,留下证据。”古费拉克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自豪。
“古费,我不想打击你的自信心,不过这可能是我听过的最蠢的主意了。我们直接问问他们不就行了。”
“不不不,他们不会承认的。我们应该把他们锁在储藏室里,这才是正常人该做的。”
“哪种正常人会做这种事?”
“不知道,就正常人啊,我得走啦,不然要迟到了。”
“好吧,不过,我们要到哪里去找一个储藏室?”公白飞问。
“不知道耶,我看到能不能找到一个,然后我们再做计划。”
“那就交给你了,拜拜古费。”
“拜拜飞儿”古费拉克抱着他,在他的脸颊上轻啄了一下,然后离开。
公白飞叹了口气,他的手不禁抚上古费拉克刚才亲吻过的地方。
他真的得去工作了。

【授权翻译】They dont know that we know chapter(1)

简介:
古费拉克和公白飞认为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在秘密约会。问题是,格朗泰尔和安灼拉认为古费拉克和公白飞在秘密约会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8771341/chapters/20106130

Chapter 1
Just ask about it
如果你问古费拉克这是怎么发生的,他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如果你问他是否早有预料,他可能会说是。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在看到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完全的,彻底的,感到哑口无言。
“我的天啊”他说。
由于他停下的太过突然,公白飞差点从后面撞上他。
“你为什么停下?”公白飞试图从他后面,越过他的肩膀,想要一探究竟。由于他比古费拉克高出不少,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。
古费拉克转过身,迅速地把公白飞推到一边。
“古费,到底怎么了?”公白飞问,为了让古费拉克不再推他,他只能抓着他的手。
古费拉克现在怨恨起了公白飞,怨恨这个高大帅气的,握着他手的人。他希望自己没有脸红,他可以把这归于天气原因,因为现在很冷,真的很冷,就像公白飞的手真的很暖,很暖。
但这不是重点。
“安灼拉和R”古费拉克说,公白飞就这么看这他,好像他在生气。
“他们怎么了?”公白飞慢慢的问。
“他们正牵着手呢”古费拉克几乎要尖叫出声,然后他意识到他和公白飞也正干着相同的事。现在他很肯定,自己的脸越来越红了。
“什么?你确定吗?”公白飞问道,他想要放开手,但古费拉克确紧拉着不放。
“没错,你别动啊,我们不要打扰他们。我的老天,这真是...哇...他们怎么走到这一步的?”古费拉克问道,不知何时,他和公白飞都放开了对方的手,他不安地拉扯着自己的头发。
“暧昧期终于结束了,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”古费拉克说。
“一个圣诞奇迹?”
“嗯,很合适。”
他应该给每个人发条短信,告诉他们这个劲爆的消息,他在口袋里摸索着,想要找到他的手机。当他看向公白飞时,公白飞正在温柔的向他微笑。
古费拉克觉得他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。
“什么?”他说。
“你需要冷静”,公白飞把他的手搭在古费拉克肩上,试图使他平稳下来。
“但我只是想见证一个圣诞奇迹。”他不满的嘟囔着。
“这当然可以,但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把这件事广而告之,可能你理解错了也说不定。”
古费拉克必须得承认,可能,只是可能,飞儿是对的。
“你想过去亲眼看看嘛”
“当然,带路吧”公白飞笑着说,古费拉克也止不住笑意。
“你可能会向我一样惊讶和好奇,但是你会冷静下来,好好想想这个举动的”,古费拉克看向公白飞,公白飞耸耸肩,紧跟着他。
他们转过那个古费拉克看见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的角落。
他最终也不能相信。
他们已经不在那了。
“他们到底去哪了?”古费拉克向四处张望。
“你确定不是你出现幻觉了吗?”公白飞问,古费拉克转过头来,瞪着他。他回以歉意的微笑。
“我发誓他们刚才就在那里。”
“我当然相信你,可能他们已经去了缪尚,在等我们呢,会议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了。”
“可是他们为什么要牵手呢?”古费拉克绝望了,他急切地想知道答案。
“我不知道,古费,当我们到了那里,可以问问他们。”
“你不能直接问人家这种问题的。”
“为什么不呢?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,而且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,我们有权知道,因为我真是受够了他们之间的小暧昧。你没和安灼拉住在一起,当我邀请他出去玩的时候,他一刻不停的在提格朗泰尔,真想把书砸他头上”,公白飞的语气听上去十分绝望,古费拉克想了想,如果安灼拉也对他那么说的话,他也会把书砸他头上的,而且是狠狠的砸。
“他当然会这么说,对吧?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像他这样反应迟钝的人。”
公白飞沉默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:“对。”
古费拉克惊奇地看着他,公白飞无视了他的注视,继续向缪尚走去。
他们到了那里时,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已经在那里了,一个靠在椅背上,一个在他的老位置,旁边的两把椅子等着他们。
若利、博须埃、什塔和巴阿雷也在那里。古费拉克想要去问他们安灼拉和格朗泰尔是不是一起来的,公白飞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,对着他摇了摇头。
“嗨,朋友们”公白飞说,他和许多人 打招呼。古费拉克对着他的朋友们微笑,走过去,坐在公白飞旁边。他和安灼拉开始讨论会议内容。有一瞬间古费拉克甚至觉得他已经完全不在乎了,他有一个秘密等待去侦破。
古费拉克开始盯着格朗泰尔。格朗泰尔本来在低头摆弄手机,感受到了他的注视,抬起来头,看着古费拉克,向他笑了笑,古费拉克依旧忍不住要盯着他看。古费拉克又看向安灼拉,他正在和公白飞说话。格朗泰尔跟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,向他挑了挑眉。
古费拉克想要从他脸上探寻出什么。
“你怎么了?”格朗泰尔的话语声从桌子另一端传来
古费拉克在犹豫,他是跟格朗泰尔发短信交流呢,这样他就不用把他的问题吼出来,这时热安、马吕斯、柯赛特走了进来。
“你们好啊”热安说。
“过的好吗?朋友们”柯赛特问道,马吕斯向他们微笑着摆了摆手。这孩子一直很可爱。
“艾潘妮可能会晚一些到,她说不用等她了”格朗泰尔说。
“好”,安灼拉看着格朗泰尔“弗以伊今天也有事。会议可以开始了”格朗泰尔对着安灼拉点了点头,而安灼拉转头看向了他的笔记,试图掩盖他们嘴角的笑容。可惜古费拉克洞察了一切。
他推了推公白飞,对他耳语:“我就知道,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。”
“别管这事了,古费。我们可以在会议之后再谈”公白飞对他说,把一只手放在他的大腿上,轻轻抚摸着。古费拉克非常确信,他现在没法在说话的原因是,他真的一个字也说不出。
他到底怎么回事?简直像失去了控制一样。
他应该和格朗泰尔谈谈这个,关于怎么搞处理他对公白飞的渴望。
古费拉克几乎没有听安灼拉在整个会议里说了什么。艾潘妮在30分钟后加入进来,她坐在巴阿雷旁边,看上去累极了。
当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终于吵起来的时候,古费拉克才能注意听下他们在说什么。不过,似乎没有平常吵得那样激烈了。他们像往常一样沉浸在二人世界中,但是古费拉克仍然忍不住盯着他们看,想要发现他们与以往的争吵有什么不同之处。他们没有平时吵得那么激烈,因为有时会议的主题并不是格朗泰尔真正反对的。
他着迷的看着他们,几乎没有注意到公白飞扯了扯他的袖子,给了他一个让他停下的眼神,古费拉克以一个“我要打破砂锅问到底”的眼神回绝了他。公白飞叹了口气,扶了扶他鼻梁上的眼镜。古费拉克继续着他的观察。
古费拉克认为他们这样真的很可爱。热安同意他的观点,但热安并不懂得爱上你最好的朋友的痛苦。由于一些原因,热安这些日子正在和蒙帕纳斯热恋中,他可能没时间考虑这些。
“阿波罗,你说的有道理,但是想要做出改变,我们要付出更大的代价。”
“就像我一直告诉你的,我们总要从某些方面开始努力。”
格朗泰尔向安灼拉举起他的杯子,令人奇怪的是,里面装的是咖啡,而不是某种酒类。安灼拉抬头看了他一眼,坐下来,无视了他。这让古费拉克放下心来,但他仍存有疑虑。他分明看见他们牵手了,如果没有一些小暧昧,谁会跟另外一个人牵手呢。
“古费你还好吗?你整个会议都很安静,好像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”安灼拉担心的看着他。
“对,他一直在想......嗷”公白飞想要说什么,但古费拉克从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,现在可不是问问题的好时机。
安灼拉狐疑的看着他们。
“你们两个吵架了吗?”安灼拉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。
“不不不,并没有。”
“你确定吗?你们俩今天看起来都怪怪的。”
“我们要走了,拜拜”若利、博须埃、什塔向他们招了招手。感谢老天,他现在不想回答安灼拉的问题。他需要一个计划。
在这之后,所有人都逐渐离开,只剩下他们三个。
“和我们一块走吗,古费?”
“你没有其他事要做吗?”古费拉克问。
“我还有一些工作要做,但是我不介意你在旁边,如果你想的话,可以帮我做。”安灼拉完全误解了古费拉克的问题,这人没救了。
“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公白飞说,他在两个人都来不及回答之前,就走出了门。古费拉克对着安灼拉耸了耸肩,跟着公白飞出了门。
在他们去公白飞和安灼拉公寓的路上,公白飞故意走的慢了一点,这样他能与古费拉克并肩,安灼拉在前面并不能听到他们的谈话。
“我以为你想要问他牵手的事。”公白飞小声说。
“计划改变了,他们可能会直接否认,我们要抓个现行的。”公白飞想要再说些什么,安灼拉打断了他们:“说真的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古费拉克在公白飞开口之前抢先答道:“没什么,一切都很好。”
之后的几个小时,他们一直在忙工作的事,知道古费拉克伸了个懒腰:“我觉得我该走了。”
“你确定吗吗?我们还什么都没吃呢”公白飞说。
“我是真的累了,而且柯赛特应该做了一些她拿手的意大利面,可能给我留了一些。”
“那好吧。”公白飞说。
安灼拉看着他们两个,“那我们明天办公室见了”,他说。
古费拉克迟疑的问他:“你今天晚上没其他事要做了吗?”
安灼拉看上去十分困惑,“没?”,他回答。
“你确定?”
“是的,你有什么其他安排吗?”安灼拉问道。
“回家吃我的意大利面。”他穿上外套,“再见了,安灼拉,飞儿。”
“拜拜古费”,公白飞说。
“去吃你的意大利面吧”,安灼拉说。

[待授翻] press one for revolution part2(5)

下午2:31
[安灼拉] to [公白飞]
[安灼拉] :我说,他不用那么麻烦的。
[安灼拉] :而且他翘了课。
[安灼拉] :他很喜欢那门课。
[安灼拉] :他本可以去上课的。
[安灼拉] :我不觉得他想翘课。
[安灼拉] :我一个人也可以做的很好。
[公白飞] :艾潘妮听到了爆炸声。
[安灼拉] :那是格朗泰尔的错。
[安灼拉] :但他只是为了帮我。
下午2:32
[安灼拉] :公白飞?
[安灼拉] :你觉得
[安灼拉] :不好意思,你觉得我应该去谢谢他吗?
下午2:33
[安灼拉] :公白飞?
[公白飞] :嗯,嗯,这是个好主意。

下午2:50
[安灼拉] to [格朗泰尔]
[安灼拉] :谢谢你今天照顾我。
[安灼拉] :虽然我不需要,但是,没有你可能不会那么容易。
[安灼拉] :因为你看上去很恐惧。

下午2:51
[格朗泰尔] to [艾潘妮]
[格朗泰尔] :求助
[艾潘妮] :我以为若利已经把裸着烤鸡事件解决了?
[格朗泰尔] :不是很懂你的暗语
[格朗泰尔] :我只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
[格朗泰尔] :帮帮我
[艾潘妮] :你还好吗?
[格朗泰尔] :一点也不好
[格朗泰尔] :安灼拉刚对我说谢谢
[格朗泰尔] :他居然对我这么友善
[格朗泰尔] :求助
[格朗泰尔] :潘妮?

下午3:15
[安灼拉] to [格朗泰尔]
[安灼拉] :格朗泰尔?

下午3:20
[柯赛特] to [格朗泰尔]
[柯赛特] :从我到家开始,艾潘妮就一直不停傻笑
[柯赛特] :一边抓着她的手机。
[格朗泰尔] :你不许参与
[柯赛特] :闭嘴
[柯赛特] :这是你告诉他套套故事的最好机会
[格朗泰尔] :他会杀了我的
[格朗泰尔] :慢慢的
[格朗泰尔] :让我痛苦
[格朗泰尔] :而且会一边杀我,一边让我听Justin Bieber
[格朗泰尔] :我真的讨厌丁日啊,我做不到
[柯赛特] :你和古费拉克在一起待太久了
[柯赛特] :不要做傻事
[柯赛特] :他喜欢你
[柯赛特] :尤其是在你和他吵嘴的时候
[格朗泰尔] :这是他另一种喜欢你的方式

下午3:21
[柯赛特] to [安灼拉]
[柯赛特] :你绝对不准杀了格朗泰尔
[安灼拉] :好?

下午3:22
[格朗泰尔] to [安灼拉]
[格朗泰尔] :你保证不会杀了我?
[安灼拉] :我保证。
[格朗泰尔] :你知道
[格朗泰尔] :我和古费拉克很无聊
[格朗泰尔] :所以我们决定玩水球大战
[格朗泰尔] :然而我们没有水球
[格朗泰尔] :我们只有套套
[格朗泰尔] :所以我们把它灌满了水
[格朗泰尔] :互相扔对方
[格朗泰尔] :安灼拉?
下午3:35
[格朗泰尔] :安灼拉?
[格朗泰尔] :你要来杀我吗?
[格朗泰尔] :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我要赶紧写遗嘱了
[安灼拉] :为什么套套会出现在冰箱里?
[格朗泰尔] :额
[格朗泰尔] :公白飞回来了
[格朗泰尔] :古费拉克让我把这些藏起来
[格朗泰尔] :我把它们藏在你的冰箱里
[格朗泰尔] :然后就忘记了这件事
[安灼拉] :哦。
[安灼拉] :跟我想的不太一样
[格朗泰尔] :等等
[格朗泰尔] :你觉得会发生什么?
[格朗泰尔] :安灼拉?
下午3:36
[格朗泰尔] :等等我的天啊
[格朗泰尔] :你是觉得我和古费拉克睡了吗
[格朗泰尔] :请告诉我你没有觉得我和古费睡了
[安灼拉] :怪事经常会发生
[格朗泰尔] :并不是
[格朗泰尔] :我是有
[格朗泰尔] :品味的人
[格朗泰尔] :我永远不能接受自己和古费拉克睡
[安灼拉] :我知道了。
[格朗泰尔] :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有没有和古费拉克睡?
[格朗泰尔] :安灼拉?
下午3:40
[格朗泰尔] :安灼拉?
下午3:45
[格朗泰尔] :安灼拉?
[安灼拉] :古费拉克是我最好的朋友。
[安灼拉] :我关心他。
[格朗泰尔] :哦
[格朗泰尔] :那就说的通了
[格朗泰尔] :虽然我不是这么想的
[安灼拉] :等等,你觉得我会说什么?
[格朗泰尔] :所以,你为什么要自己做饭?
[安灼拉] :上个话题还没有结束。
[格朗泰尔] :这个话题已经结束了,就像我看到你做饭之后,我生存下去的信念结束了一样
[格朗泰尔] :你到底为什么会在厨房里?
[格朗泰尔] :我们谈论过这个的
[格朗泰尔] :我有权阻止你做这些蠢事
下午3:46
[格朗泰尔] :为什么安灼拉
[格朗泰尔] :为什么
[格朗泰尔] :厨房对你做了什么
[安灼拉] :所有人都说我吃的太少了。
[安灼拉] :我不想让你们担心。
[安灼拉] :所以我尝试着做饭。
[安灼拉] :不过我现在明白了,如果我离厨房用具远远的,你们才会比较少担心。
[安灼拉] :R?

下午3:47
[格朗泰尔] to 所有人(除安灼拉外)
[格朗泰尔] :五分钟
[格朗泰尔] :大家一起给安灼拉一个大大的熊抱

part2 完

[待授翻] press one for revolution part2(4)

下午1:49
[格朗泰尔] to [古费拉克]
[格朗泰尔 ] :不管你刚才和他说了什么
[格朗泰尔 ] :都使他把衣服穿上了
[格朗泰尔 ] :我恨你
[古费拉克] :艹

下午1:50
[古费拉克] to [安灼拉]
[古费拉克] :你在干嘛?
[安灼拉] :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
[古费拉克] :这不是我想要的
[古费拉克] :这不在我的计划之内
[古费拉克] :而且我要说
[古费拉克] :我只是不懂
[古费拉克] :某些事真的
[古费拉克] :真的不太对
[古费拉克] :大错特错
下午1:51
[安灼拉] :这是歌舞青春里的台词吗?
[古费拉克] :你发现了
[古费拉克] :我知道你喜欢那部电影
[安灼拉] :无可奉告
[古费拉克] :你需要我为你简化吗?
[古费拉克] :因为我可以
[古费拉克] :我可以
[古费拉克] :如果你在寻找恰当的时机
[古费拉克] :这就是了
下午1:52
[古费拉克] :不?
[古费拉克] :强尼戴普对你没有吸引力吗?
[古费拉克] :我认为我模仿杰克船长可好了
[古费拉克] :its all the knees
[古费拉克] :once you get the run down
[古费拉克] :easy
下午1:53
[古费拉克] :我不觉得我的脸型适合胡子
[古费拉克] :你觉得呢
[古费拉克] :安灼拉?
[古费拉克] :安灼拉你死了吗?

下午1:54
[古费拉克] to [格朗泰尔]
[古费拉克] :什么东西爆炸了,对吗?
[古费拉克] :r
[古费拉克] :格朗泰尔
[古费拉克] :格朗泰尔回答我
[古费拉克] :格朗泰尔拜托,对衣服的事我很抱歉
[古费拉克] :我会解决的
[古费拉克] :我会让安灼拉永远没有衣服穿的
[古费拉克] :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到它
下午1:55
[古费拉克] :我可以把他所有衣服都偷了
[古费拉克] :格朗泰尔拜托

下午1:56
[古费拉克] to [艾潘妮]
[古费拉克] :我觉得我把安灼拉和格朗泰尔都杀了
[古费拉克] :我不知道该怎么办
[古费拉克] :逃走?
[古费拉克] :我还那么年轻
[古费拉克] :我还不想死
[艾潘妮] :他们没死
[古费拉克] :艾潘妮!
[古费拉克] :若利来了
[古费拉克] :天啊

下午2:00
[古费拉克] to [巴阿雷]
[古费拉克] :你还记得我问你的事吗
[巴阿雷] :记得
[古费拉克] :什么时候能弄好?
[巴阿雷] :进展还不错,你懂的
[古费拉克] :太棒了,你是我的大明星
[巴阿雷] :你又干了什么?

下午2:13
[若利] to [古费拉克]
[若利] :你为什么要让安灼拉脱衣服?
[古费拉克] :这个问题很有意思
[古费拉克] :我很想回答
[古费拉克] :但是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
[若利] :试一下
[古费拉克] :我想要当丘比特?
[若利] :古费拉克
[若利] :安灼拉
[若利] :裸着
[若利] :做饭
[若利] :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?
[古费拉克] :额
[古费拉克] :我希望r能好的亲吻他?
[若利] :想象一下安灼拉把热油洒在他身上
[古费拉克] :我宁愿不要
[古费拉克] :但是万一他发生了
[古费拉克] :r可以把它舔掉?
[若利] :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搭理你

下午2:25
[安灼拉] to [公白飞]
[安灼拉] :我发现你悄无声息地失踪了
[公白飞] :你还活着!
[安灼拉] :很好笑
[安灼拉] :我没有想搞砸任何事
[公白飞] :我知道
[公白飞] :但是你看,上次我们让你一个人待在厨房的时候,你在我们唯一的锅上烧了个洞。这很难让我对你有信心。
[安灼拉] :所以你离开了我
[安灼拉] :让我一个人
[公白飞] :我为你祈祷。

下午2:26
[安灼拉] to [古费拉克]
[安灼拉] :从一到十打分,你觉得公白飞有多关心我的健康?
[古费拉克] :额
[古费拉克] :这又是什么陷阱题吗?

下午2:27
[安灼拉] to [公白飞]
[安灼拉] :...
[公白飞] :古费拉克也为你祈祷。
[安灼拉] :哇。
[公白飞] :锅子。洞。信心。
[安灼拉] :格朗泰尔留下来了。
[安灼拉] :格朗泰尔想要帮我。
下午2:28
[安灼拉] :他为什么要那么做?

下午2:30
[公白飞] to 所有人(除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外)
[公白飞] :记录显示,在道德上我仍然反对拿我朋友们的性生活打赌
[公白飞] :但由于我是个快要破产的学生,我要下双倍赌注。

[待授翻] press one for revolution part2(3)

下午1:30
[艾潘妮] to [古费拉克]
[艾潘妮] :我觉得我刚听到了爆炸声
[艾潘妮] :请告诉我有人在那里陪着他
[古费拉克] :格朗泰尔在那
[古费拉克] :但是安灼拉没穿衣服
[古费拉克] :所以他的注意力不在那儿
[艾潘妮] :所以他在那里干嘛
[古费拉克] :我不想让安灼拉孤独的死去
[古费拉克] :因为我是一个好朋友
[古费拉克] :应该有人在那里,握住他的手
下午1:31
[艾潘妮] :格朗泰尔没课吗?
[古费拉克] :有
[古费拉克] :但是,你懂的
[古费拉克] :裸着的安灼拉
下午1:35
[艾潘妮] :他们都还活着
[艾潘妮] :就烤火鸡的正确方法,向对方大喊大叫
[古费拉克] :等等
[古费拉克] :请告诉我这只是理论上的
[古费拉克] :而安灼拉现在离一只鸡很远很远
[艾潘妮] :绝对没有鸡
[古费拉克] :哦天啊,我刚都以为他要做鸡蛋了
[古费拉克] :他还在尝试做饭吗?
[古费拉克] :我打赌那里有书什么的
[古费拉克] :这会比他试着烧水那次还要糟糕
[古费拉克] :因为他忘记放水了
[古费拉克] :所以他直接煮了锅
[古费拉克] :他会把这个宿舍炸了的
[艾潘妮] :你要怎样才能煮一个锅?
[古费拉克] :问安灼拉

下午1:36
[古费拉克] to [公白飞]
[古费拉克] :你觉得我应该让安灼拉把他的衣服穿上吗
[古费拉克] :这样格朗泰尔就不会分心
[公白飞] :我正坐在你对面
[古费拉克] :...
[古费拉克] :shit

下午1::40
[公白飞] to [安灼拉]
[公白飞] :请你把你的衣服穿上
[安灼拉] :不
[公白飞] :为什么?
[安灼拉] :因为热
[公白飞] :现在外面75华氏度
[安灼拉] :我觉得我对那件衬衫过敏
[公白飞] :在你买了三年之后,你才注意到?
[安灼拉] :...对?
[公白飞] :好

下午1:41
[古费拉克] to [安灼拉]
[古费拉克] :我的天啊
[古费拉克] :你不肯穿衣服是不是因为想诱惑R
[古费拉克] :你喜欢他语无伦次的对着你流口水
[古费拉克] :你这个小荡妇
[古费拉克] :快去追你的怀疑论者
[古费拉克] :赶紧的
[古费拉克] :我非常高兴,你终于开始听取我的爱情建议了
[古费拉克] :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

下午1:42
[古费拉克] to 所有人(除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外)
[古费拉克] :好了
[古费拉克] :二十块,赌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在寒假前就会在一起
[古费拉克] :而且安灼拉会先告白
下午1:45
[古费拉克] :有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,你们早就打了这个赌
[古费拉克] :在开学的第二周
[古费拉克] :我不在家的某一天
[古费拉克] :然而没有人觉得需要告知我
[古费拉克] :我恨你们
[古费拉克] :我不相信你们在用你们朋友的性生活打赌
[古费拉克] :而且不告诉我
[古费拉克] :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
下午1:46
[古费拉克] :哦我该走了
[古费拉克] :小飞飞(原文是叫combilicious,但我不知道怎么翻,先这个吧)要和我分享他的巧克力蛋糕
[古费拉克] :你知道,当小飞飞和我分享巧克力蛋糕的时候,我没法责怪他的
[古费拉克] :小飞飞真是个好人
[古费拉克] :知道怎么抓住一个男人的心

下午1:47
[艾潘妮] to 所有人(除公白飞和古费拉克外)
[艾潘妮] :我觉得我们可以有新的赌约
[艾潘妮] :这次是关于小飞飞和亮片队长

[待授翻] press one for revolution part2(2)

下午1:18
[古费拉克] to [格朗泰尔]
[古费拉克] :exo me?
[古费拉克] :我没有传染任何人
[古费拉克] :或者任何东西
[古费拉克] :不过我一直不停得找到套套
[古费拉克] :非常尴尬
[古费拉克] :我今天必须要做一件事
[古费拉克] :然而我居然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神秘物体
[古费拉克] :平凡无奇的一天
[古费拉克] :我从书包里拿出了套套
[古费拉克] :没什么神秘的
[古费拉克] :只是我把它变得神秘
[古费拉克] :因为我是专业的
[古费拉克] :而且是升级版哈里森福特
[格朗泰尔] :你怎么还盯着那件事
[古费拉克] :你自己说的,不是我
[格朗泰尔] :在压迫之下
[古费拉克] :喔喔喔,注意言辞,大R
[格朗泰尔] :住嘴
[格朗泰尔] :你只是嫉妒我的词汇量比你大
[古费拉克] :我一直怎么跟你说的
[古费拉克] :词汇量不重要
[古费拉克] :重要的是语法
[格朗泰尔] :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
[格朗泰尔] :你脑袋没问题吧
[古费拉克] :一个明知道安灼拉在做饭,还主动走进厨房的人,问我这种问题
[古费拉克] :只是因为他觉得安灼拉裸着
[格朗泰尔] :认真的问你,你有见过裸着的安灼拉吗
[古费拉克] :...
[古费拉克] :这是什么陷阱题吗?
下午1:19
[古费拉克] :格朗泰尔?

下午1:20
[古费拉克] to [艾潘妮]
[古费拉克] :嘿你在宿舍吗
[艾潘妮] :干嘛
[古费拉克] :你能不能去看看r是不是还活着?
[艾潘妮] :为啥
[古费拉克] :安灼拉在做饭?
下午1:21
[艾潘妮] :我拒绝
[古费拉克] :艾潘妮?

下午1:22
[古费拉克] to [格朗泰尔]
[古费拉克] :你还活着吗?
[古费拉克] :艾潘妮在路上了
[格朗泰尔] :妈的古费拉克我还有课
[古费拉克] :但是你的关注点在裸着的安灼拉
下午1:23
[古费拉克] :格朗泰尔?
[古费拉克] :你还好吗?
[古费拉克] :因为我说了裸着的安灼拉?
[格朗泰尔] :你怎么会知道
[格朗泰尔] :那个
[格朗泰尔] :安灼拉裸着?
[古费拉克] :来嘛格朗泰尔,跟我念
[古费拉克] :裸着的
[古费拉克] :安灼拉
[格朗泰尔] :我知道你住哪

下午 1:25
[古费拉克] to [安灼拉]
[古费拉克] :如果你现在马上脱掉衣服,我就告诉你格朗泰尔的套套故事
下午1:26
[安灼拉] :好

下午1:27
[格朗泰尔] to [古费拉克]
[格朗泰尔] :我怎么觉得自己正身处卖淫现场
[格朗泰尔] :还有
[格朗泰尔] :我恨你
[古费拉克] :享受吗?
[格朗泰尔] :是
[格朗泰尔] :因为我恨你

[待授翻] press one for revolution part2(1)

Part 2 和安灼拉一起做饭
(1)
星期四
下午1:00
[古费拉克] to [格朗泰尔]
[古费拉克] :你起了吗?
[古费拉克] :天啊快告诉我你起了
[格朗泰尔] :你是在袜子里发现了套套吗?
[格朗泰尔] :我发誓这件事与我无关
[古费拉克] :事实上, 是在我的内裤里
[古费拉克] :但这并不是关键的问题
[古费拉克] :问题是安灼拉正在做饭
[古费拉克] :好吧,是在尝试中
[古费拉克] :给消防局打电话
[古费拉克] :做任何你能做的来阻止他
[古费拉克] :给他口活
[古费拉克] :向他保证接下来一个礼拜你都不会和他吵架
[古费拉克] :等下,不,他喜欢和你吵架
[古费拉克] :向他保证你们会吵超过一周的架
[古费拉克] :我不想管,只要能让他停下就行
[古费拉克] :求您了
[古费拉克] :我不想死
下午1:05
[古费拉克] :格朗泰尔
[格朗泰尔] :我为什么要关心这个
[古费拉克] :你是我们的急救员
[格朗泰尔] :所以?
[古费拉克] :安灼拉做饭这件事,基本等同于火灾
[格朗泰尔] :不关我事
[古费拉克] :我发誓我正在胖揍公白飞为了你能看上那该死的电视剧
[古费拉克] :或者更糟,我会告诉安灼拉
[古费拉克] :你知道他对魔法特什么看法
[格朗泰尔] :你这个恶魔
[格朗泰尔] :我是不会走进那间厨房的
[格朗泰尔] :而且,安灼拉可能已经挂了
[格朗泰尔] :所以我为什么要去那
[古费拉克] :他裸着做饭呢
[格朗泰尔] :五分钟就到

下午1:06
[古费拉克] to [公白飞]
[古费拉克] :你想出去吃午饭吗?
[公白飞] :古费,我就在隔壁房间
[古费拉克] :蛤,来了
[古费拉克] :说真的,约吗?
[古费拉克] :约
[公白飞] :那好吧
[公白飞] :你付账。

下午1:12
[格朗泰尔] to [古费拉克]
[格朗泰尔] :你说谎
[格朗泰尔] :你向我保证他裸着
[古费拉克] :所以他没有?
[古费拉克] :他可能刚穿上去了不好意思
[古费拉克] :但是这样想,你们可以一起独处啊
[格朗泰尔] :我正在帮他做饭
[格朗泰尔] :我
[格朗泰尔] :安灼拉
[格朗泰尔] :做饭
[古费拉克] :听上去不错啊
[格朗泰尔] :他把面包放在冰箱里
[古费拉克] :我都不知道家里有面包
[格朗泰尔] :他把牛奶倒在烤箱里
[格朗泰尔] :牛奶
[格朗泰尔] :烤箱
[格朗泰尔] :想想
[古费拉克] :好吧
[古费拉克] :你知道,他们说濒死体验有助于拉近关系
[格朗泰尔] :滚
[格朗泰尔] :现在我要去上课了
[格朗泰尔] :你要把这事解决了
[古费拉克] :我以前从来没觉得你是个胆小鬼,r
[格朗泰尔] :当安灼拉在厨房里的时候?
[格朗泰尔] :你可以用你的亮片打赌,我就是个胆小鬼
[格朗泰尔] :但有趣的是
[格朗泰尔] :我没在这里看见你当先锋盾啊
[古费拉克] :不好意思,在和公白飞吃生日午餐
[格朗泰尔] :他的生日是六个月前
[古费拉克] :我健忘嘛
[古费拉克] :心意到了就够了

下午1:17
[公白飞] to [格朗泰尔]
[公白飞] :顺便提一句,他确实把我的生日忘了
[格朗泰尔] :你和他一样,都是个胆小鬼
[公白飞] :你永远没法证明
[格朗泰尔] :你和古费拉克在一起待太久了
[格朗泰尔] :你开始被他传染了

[待授翻] press one for revolution part1(5)

下午6:43
[安灼拉]:r我做到了我拿到手机了
[安灼拉]:太棒了
[安灼拉]:你是我的偶像
[安灼拉]:我想跟那个对话结婚
[安灼拉]:然后生一些暗语宝宝
[安灼拉]:dfhjkgkt
[安灼拉]:wasgehrdtktul23246u
[安灼拉]:胡说八道的法语
[安灼拉]:嘿
[安灼拉]:那是法语吗?
[安灼拉]:是吧
[安灼拉]:coooool
[安灼拉]:voulez vous coucher(意思是:你想睡觉)
[安灼拉]:‘
[安灼拉]:Mmmmmmm
[格朗泰尔]:古费拉克?
[安灼拉]:嗨
[安灼拉]:’
[安灼拉]:!!!!!!!!
[安灼拉]:所以
[安灼拉]:你愿意为安灼拉的自拍照付多少钱?
[安灼拉]:帮帮我格朗泰尔sadgdjyjgkjehjrkjhg
[安灼拉]:gwertyulkj2534656iryk
[安灼拉]:我要杀了你erdtykjngejikj
[安灼拉]:鹅鹅鹅鹅鹅鹅
[安灼拉]:古费拉克已经死了,你是下一个。

下午6:57
[公白飞] to 所有人
[公白飞]:你们都被禁足了。

下午12:04
[格朗泰尔] to [古费拉克]
[古费拉克] :说真的
[古费拉克] :我真的不能当韩索罗吗?
[格朗泰尔] :古费拉克,快去睡觉

下午12:35
[古费拉克] to 所有人
[古费拉克] :为什么在冰箱里有套套????

下午12:45
[古费拉克] to 所有人
[古费拉克] :为什么在我枕头下面也有套套?



part1 完

part2 预告:和安灼拉一起做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