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边向左

【授权翻译】They dont konw that we know chapter 2

Chapter 2
The supply closet trope
格朗泰尔正躺在床上,素描本摊在膝上,他正在思考下一幅作品该画什么。他的deadline在两个星期之后,所以现在他必须先要想出一个主题。当他的手机开始振动,他一开始想要无视他,专注于他的作品,但当安灼拉的名字跳动出来,他有些为自己拿起手机的迅速动作而羞耻,素描本差点从床上掉下来。
From E (11:30PM): R
From E (11:30PM): HEY
From E (11:30PM): 你睡了吗?
格朗泰尔有一瞬间几乎不能呼吸,他和安灼拉最近互相发短信的频率明显上升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习惯这一切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解锁了手机。
To E (11:31PM): 阿波罗
To E (11:31PM): 我醒着呢
To E (11:31PM): 你还好吗?
From E (11:32PM): 还好
From E (11:32PM): 其实有一件事。你有注意到,古费和飞儿,今天晚上怪怪的吗?
To E (11:33PM): 嗯
To E (11:33PM): 古费看上去是有点反常,他一直盯着我看,然后又看着公白飞,但他什么话也没说,他好像有什么心事。
To E (11:33PM): 他今天话特别少。
To E (11:34PM): 你为什么问我这个?
From E (11:34PM): 我不知道,但我希望你保密。可以吗?
To E (11:35PM):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,阿波罗。
From E (11:35PM): 我认真的,R。
To E (11:36PM): 好好好,我会保守你的秘密,直到我死的那天,感觉不会太久了。
From E (11:36PM): 这并不好笑,你知道我讨厌你这样说话。
他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这并不是他的本意。现在安灼拉生他气了。
To E (11:37PM): 抱歉,我不是这个意思
To E (11:36PM): 我是认真的,发生了什么?
From E (11:37PM): 我认为古费和飞儿在秘密约会,因为某些原因,他们不想告诉我,和你们,特别是我,因为我是他们最好的盆友,如果他们在约会,他们应该告诉我。
To E (11:38PM): 什么?
To E (11:38PM): 我觉得你误解了些什么。看上去你没有别人想的那么迟钝嘛。
From E (11:39PM): 这是什么意思?
To E (11:39PM): 没什么阿波罗
From E (11:40PM): ??
To E (11:41PM): 忘了它吧
To E (11:41PM): 真的什么都不是,所以,你最好的两个朋友,背着我们搞上了。
From E (11:41PM): 是的,我认为古费今天晚上想要把我从公寓里赶出来,这样他可以和飞儿过二人世界。
From E (11:41PM): 他还一直问我,比起待在公寓,还有什么其他事要做。这有点无理。
To E (11:42PM): 我的天啊
From E (11:42PM): 所以
From E (11:42PM): 你同意我的看法吗?
格朗泰尔不禁笑出了声,他可以想象出安灼拉坐在沙发上,发短信的样子。
To E (11:43PM): 我认为这次你是对的
From E (11:44PM): 哇,这真新鲜
To E (11:45PM): 别习惯
From E (11:45PM): 哈哈哈
From E (11:46PM): 你认为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吗?
To E (11:47PM): 你想做些什么吗?
From E (11:48PM): 如果他们瞒着我们,我们应该让他们说出来,他们没理由这样做。
To E (11:50PM): 这倒没错
From E (11:51PM): 我认为我们应该抓他们个现行,这样他们就没法抵赖了。
To E (11:51PM): 不要告诉我,你想把他们抓奸在床
From E (11:52PM): 我的天啊当然不
To E (11:53PM): 你差点吓死我了。
From E (11:54PM): 我不相信你认为我这样想。
From E (11:56PM): 他们为什么要瞒着我呢?很明显他们最近的关系变了,但是他们应该告诉我。
To E (11:57PM): 我不知道
From E (11:58PM): 我告诉飞儿所有事,他也应该告诉我所有事。
To E (11:58PM): 不要担心,我们会抓到他们的,他们会没法否认。
From E (11:59PM): 我们必须这样做
From E (12:00PM): 他们不需要瞒着我们,我们又不会反对他们。
From E (12:01PM): 但是我看见你改喝咖啡了
From E (12:01PM): 我很高兴你这么做,我为你感到骄傲R。

格朗泰尔真是哭笑不得。安灼拉在戒酒上帮了他不少,但是看见他说他为他骄傲,这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。
他没有得到回复的机会,安灼拉又发来了短信。
From E (12:02PM): 我要准备睡了,我明天要早起。
From E (12:03PM): 晚安,格朗泰尔
To E (12:03PM): 晚安,阿波罗。

格朗泰尔盯着他的手机看了一会。
这是什么?
他的心脏跳动的很快。他觉得现在他应该更关注古费拉克和公白飞的问题,安灼拉在大晚上给他发短信,跟他交谈,问他和爱情有关的意见,还给他发晚安。
他感觉他现在需要喝一杯,但是他正处于戒酒期,相反的,他把他们的对话重看了无数遍。他放下了手机,又拿起他的素描本。
他无法专心,他开始想象,如果安灼拉在他旁边的话,在他的床上,向他道晚安的话,那该有多完美。不管他们有没有赤裸相对,他希望安灼拉在他的床上。想要看着他沉沉睡去。
格朗泰尔咕哝着,为想象这些画面诅咒着自己。
他知道自己今晚可能很难入睡了,他在看那些屎一样的电视节目和再看一遍他们的聊天记录之间犹豫。
这并不是一个困难的决定,他解锁了他的手机。
事情开始失去控制了。
公白飞和古费拉克真的在秘密约会吗?他们终于搞清楚他们之间的事了?很明显,他们之间有些变化。格朗泰尔之前从不知道他们是那种会秘密约会的人。可能这才发生不久,在关系稳定之前,他们不想告诉任何人?或许是因为,秘密约会很刺激?
谁知道呢?现在这个时候,没人知道。
如果格朗泰尔开始盘问他的话,古费拉克可能会打哈哈圆过去。
如果这真的是秘密的,公白飞绝对不是那个会承认的人,尤其是在他们还没有告诉安灼拉的情况下。这家伙有时候挺吓人的。他之前很确信那三个人之间什么都说,很显然,不是所有事。
他应该想个计划让他们承认,而且没法抵赖。
把他们锁在储藏室里?
这个方法通常很有用,不是吗?
他也想和安灼拉两个人待在储藏室里。在平行宇宙里。
他一边盘算着计划,不知不觉睡去,完全没有梦到任何关于储藏室的东西。



当公白飞准备好出门去医院轮班的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那么早,除了古费拉克,没人会打给他。
“古费”
“嘿,飞儿,你起了吗?”
“嗯,你呢?”
“在你去上班之前,一起喝杯咖啡怎么样?还这么早呢,我知道你可以为我空出十分钟的。”
公白飞可以听见他小声的偷笑,他怎么会说不呢。
“好吧,一会儿见。”
当他出门的时候,安灼拉正好从厨房里出来。
“你想要的话,还有一些咖啡”安灼拉告诉他,走向他自己的房间。这家伙在喝第一杯咖啡前,都不能把衣服穿上。
咖啡真是魔性,他深有体会。
“不,我要去见古费拉克,一起喝杯咖啡”,他说。
安灼拉停下来,看向他,睁大了眼镜。
“为什么?”他问。
“什么叫为什么?”
“你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喝咖啡?”
“古费刚刚给我打了电话,现在是早晨,我们都需要咖啡,有时我们早晨会在咖啡馆碰头,你知道的那家。”公白飞穿上外套。
安灼拉对着他皱了皱眉头,公白飞不懂为什么安灼拉表现的好像他和古费拉克背叛了他一样。他们可没有背着好朋友秘密约会。
“为什么我从未被邀请去你们的咖啡约会?”安灼拉看上去很伤心。
“这不是约会,只是偶尔。”
“祝你和古费的咖啡约会开心”,安灼拉头也不回的走向房间。
什么鬼?
公白飞叹了口气,离开他们的公寓,去见古费拉克。他不知道安灼拉今天早晨怎么了。他和格朗泰尔吵架了吗?所以他才这么暴躁?
公白飞向来是很理性的,他喜欢用他的头脑思考,他不认为安灼拉会背着他们和格朗泰尔恋爱,这说不通。比起他们的心,他们更应该用头脑思考。这没那么难。
他看到古费拉克在咖啡店前向他招手,他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。他尝试着理性思考。比有一个不对他坦诚相待的好友更糟糕的,是对另一个好友产生特殊的感情。
他收回思绪,人生真是艰难,尤其是当你开始用你的心思考。
“嗨”他微笑着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古费拉克。
“飞儿”他帮公白飞拉开了门“帅气的医生先请。”
公白飞希望自己没有脸红。
“我还不是医生呢”,他说。
“很快就会是了”,古费拉克笑着告诉他。
“还是老样子?”公白飞问,古费拉克对着他点了点头。
在点了咖啡之后,他们坐在一张桌子前,还剩下十几分钟的空余时间。
“你要小心点,安灼拉今天特别暴躁。”
“什么?发生了什么?”
“我认为这跟格朗泰尔有关”公白飞说,古费拉克瞪着眼睛望着他的样子,让他有些想笑。
“你再说一遍?!”古费拉克大叫起来。
“嘘,小声点,别激动。”
他喝了一小口咖啡,深吸了一口气。
“昨天在你走之后,我准备睡觉了,然后看见安灼拉在沙发上和别人发短信。”
“他还会发短信呐?”古费拉克打断了他:“他几乎不回我的短信,除非是紧急事务,或者工作上的事。”
“是,他在发短信,更糟的是,他一边发短信,一边发出诡异的笑声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
古费拉克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“什么鬼!我简直不能相信。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?”
“我也不知道”,公白飞说。
“我们应该把他们关在储藏室里”,古费拉克提议道。
“什么?”
“我们把他们关在储藏室里,他们肯定就会把持不住,这时候我们打开门,把他们抓个正着,或许还能拍几张照,留下证据。”古费拉克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自豪。
“古费,我不想打击你的自信心,不过这可能是我听过的最蠢的主意了。我们直接问问他们不就行了。”
“不不不,他们不会承认的。我们应该把他们锁在储藏室里,这才是正常人该做的。”
“哪种正常人会做这种事?”
“不知道,就正常人啊,我得走啦,不然要迟到了。”
“好吧,不过,我们要到哪里去找一个储藏室?”公白飞问。
“不知道耶,我看到能不能找到一个,然后我们再做计划。”
“那就交给你了,拜拜古费。”
“拜拜飞儿”古费拉克抱着他,在他的脸颊上轻啄了一下,然后离开。
公白飞叹了口气,他的手不禁抚上古费拉克刚才亲吻过的地方。
他真的得去工作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