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边向左

【授权翻译】They dont know that we know chapter(1)

简介:
古费拉克和公白飞认为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在秘密约会。问题是,格朗泰尔和安灼拉认为古费拉克和公白飞在秘密约会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8771341/chapters/20106130

Chapter 1
Just ask about it
如果你问古费拉克这是怎么发生的,他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如果你问他是否早有预料,他可能会说是。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在看到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完全的,彻底的,感到哑口无言。
“我的天啊”他说。
由于他停下的太过突然,公白飞差点从后面撞上他。
“你为什么停下?”公白飞试图从他后面,越过他的肩膀,想要一探究竟。由于他比古费拉克高出不少,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。
古费拉克转过身,迅速地把公白飞推到一边。
“古费,到底怎么了?”公白飞问,为了让古费拉克不再推他,他只能抓着他的手。
古费拉克现在怨恨起了公白飞,怨恨这个高大帅气的,握着他手的人。他希望自己没有脸红,他可以把这归于天气原因,因为现在很冷,真的很冷,就像公白飞的手真的很暖,很暖。
但这不是重点。
“安灼拉和R”古费拉克说,公白飞就这么看这他,好像他在生气。
“他们怎么了?”公白飞慢慢的问。
“他们正牵着手呢”古费拉克几乎要尖叫出声,然后他意识到他和公白飞也正干着相同的事。现在他很肯定,自己的脸越来越红了。
“什么?你确定吗?”公白飞问道,他想要放开手,但古费拉克确紧拉着不放。
“没错,你别动啊,我们不要打扰他们。我的老天,这真是...哇...他们怎么走到这一步的?”古费拉克问道,不知何时,他和公白飞都放开了对方的手,他不安地拉扯着自己的头发。
“暧昧期终于结束了,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”古费拉克说。
“一个圣诞奇迹?”
“嗯,很合适。”
他应该给每个人发条短信,告诉他们这个劲爆的消息,他在口袋里摸索着,想要找到他的手机。当他看向公白飞时,公白飞正在温柔的向他微笑。
古费拉克觉得他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。
“什么?”他说。
“你需要冷静”,公白飞把他的手搭在古费拉克肩上,试图使他平稳下来。
“但我只是想见证一个圣诞奇迹。”他不满的嘟囔着。
“这当然可以,但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把这件事广而告之,可能你理解错了也说不定。”
古费拉克必须得承认,可能,只是可能,飞儿是对的。
“你想过去亲眼看看嘛”
“当然,带路吧”公白飞笑着说,古费拉克也止不住笑意。
“你可能会向我一样惊讶和好奇,但是你会冷静下来,好好想想这个举动的”,古费拉克看向公白飞,公白飞耸耸肩,紧跟着他。
他们转过那个古费拉克看见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的角落。
他最终也不能相信。
他们已经不在那了。
“他们到底去哪了?”古费拉克向四处张望。
“你确定不是你出现幻觉了吗?”公白飞问,古费拉克转过头来,瞪着他。他回以歉意的微笑。
“我发誓他们刚才就在那里。”
“我当然相信你,可能他们已经去了缪尚,在等我们呢,会议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了。”
“可是他们为什么要牵手呢?”古费拉克绝望了,他急切地想知道答案。
“我不知道,古费,当我们到了那里,可以问问他们。”
“你不能直接问人家这种问题的。”
“为什么不呢?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,而且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,我们有权知道,因为我真是受够了他们之间的小暧昧。你没和安灼拉住在一起,当我邀请他出去玩的时候,他一刻不停的在提格朗泰尔,真想把书砸他头上”,公白飞的语气听上去十分绝望,古费拉克想了想,如果安灼拉也对他那么说的话,他也会把书砸他头上的,而且是狠狠的砸。
“他当然会这么说,对吧?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像他这样反应迟钝的人。”
公白飞沉默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:“对。”
古费拉克惊奇地看着他,公白飞无视了他的注视,继续向缪尚走去。
他们到了那里时,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已经在那里了,一个靠在椅背上,一个在他的老位置,旁边的两把椅子等着他们。
若利、博须埃、什塔和巴阿雷也在那里。古费拉克想要去问他们安灼拉和格朗泰尔是不是一起来的,公白飞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,对着他摇了摇头。
“嗨,朋友们”公白飞说,他和许多人 打招呼。古费拉克对着他的朋友们微笑,走过去,坐在公白飞旁边。他和安灼拉开始讨论会议内容。有一瞬间古费拉克甚至觉得他已经完全不在乎了,他有一个秘密等待去侦破。
古费拉克开始盯着格朗泰尔。格朗泰尔本来在低头摆弄手机,感受到了他的注视,抬起来头,看着古费拉克,向他笑了笑,古费拉克依旧忍不住要盯着他看。古费拉克又看向安灼拉,他正在和公白飞说话。格朗泰尔跟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,向他挑了挑眉。
古费拉克想要从他脸上探寻出什么。
“你怎么了?”格朗泰尔的话语声从桌子另一端传来
古费拉克在犹豫,他是跟格朗泰尔发短信交流呢,这样他就不用把他的问题吼出来,这时热安、马吕斯、柯赛特走了进来。
“你们好啊”热安说。
“过的好吗?朋友们”柯赛特问道,马吕斯向他们微笑着摆了摆手。这孩子一直很可爱。
“艾潘妮可能会晚一些到,她说不用等她了”格朗泰尔说。
“好”,安灼拉看着格朗泰尔“弗以伊今天也有事。会议可以开始了”格朗泰尔对着安灼拉点了点头,而安灼拉转头看向了他的笔记,试图掩盖他们嘴角的笑容。可惜古费拉克洞察了一切。
他推了推公白飞,对他耳语:“我就知道,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。”
“别管这事了,古费。我们可以在会议之后再谈”公白飞对他说,把一只手放在他的大腿上,轻轻抚摸着。古费拉克非常确信,他现在没法在说话的原因是,他真的一个字也说不出。
他到底怎么回事?简直像失去了控制一样。
他应该和格朗泰尔谈谈这个,关于怎么搞处理他对公白飞的渴望。
古费拉克几乎没有听安灼拉在整个会议里说了什么。艾潘妮在30分钟后加入进来,她坐在巴阿雷旁边,看上去累极了。
当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终于吵起来的时候,古费拉克才能注意听下他们在说什么。不过,似乎没有平常吵得那样激烈了。他们像往常一样沉浸在二人世界中,但是古费拉克仍然忍不住盯着他们看,想要发现他们与以往的争吵有什么不同之处。他们没有平时吵得那么激烈,因为有时会议的主题并不是格朗泰尔真正反对的。
他着迷的看着他们,几乎没有注意到公白飞扯了扯他的袖子,给了他一个让他停下的眼神,古费拉克以一个“我要打破砂锅问到底”的眼神回绝了他。公白飞叹了口气,扶了扶他鼻梁上的眼镜。古费拉克继续着他的观察。
古费拉克认为他们这样真的很可爱。热安同意他的观点,但热安并不懂得爱上你最好的朋友的痛苦。由于一些原因,热安这些日子正在和蒙帕纳斯热恋中,他可能没时间考虑这些。
“阿波罗,你说的有道理,但是想要做出改变,我们要付出更大的代价。”
“就像我一直告诉你的,我们总要从某些方面开始努力。”
格朗泰尔向安灼拉举起他的杯子,令人奇怪的是,里面装的是咖啡,而不是某种酒类。安灼拉抬头看了他一眼,坐下来,无视了他。这让古费拉克放下心来,但他仍存有疑虑。他分明看见他们牵手了,如果没有一些小暧昧,谁会跟另外一个人牵手呢。
“古费你还好吗?你整个会议都很安静,好像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”安灼拉担心的看着他。
“对,他一直在想......嗷”公白飞想要说什么,但古费拉克从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,现在可不是问问题的好时机。
安灼拉狐疑的看着他们。
“你们两个吵架了吗?”安灼拉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。
“不不不,并没有。”
“你确定吗?你们俩今天看起来都怪怪的。”
“我们要走了,拜拜”若利、博须埃、什塔向他们招了招手。感谢老天,他现在不想回答安灼拉的问题。他需要一个计划。
在这之后,所有人都逐渐离开,只剩下他们三个。
“和我们一块走吗,古费?”
“你没有其他事要做吗?”古费拉克问。
“我还有一些工作要做,但是我不介意你在旁边,如果你想的话,可以帮我做。”安灼拉完全误解了古费拉克的问题,这人没救了。
“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公白飞说,他在两个人都来不及回答之前,就走出了门。古费拉克对着安灼拉耸了耸肩,跟着公白飞出了门。
在他们去公白飞和安灼拉公寓的路上,公白飞故意走的慢了一点,这样他能与古费拉克并肩,安灼拉在前面并不能听到他们的谈话。
“我以为你想要问他牵手的事。”公白飞小声说。
“计划改变了,他们可能会直接否认,我们要抓个现行的。”公白飞想要再说些什么,安灼拉打断了他们:“说真的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古费拉克在公白飞开口之前抢先答道:“没什么,一切都很好。”
之后的几个小时,他们一直在忙工作的事,知道古费拉克伸了个懒腰:“我觉得我该走了。”
“你确定吗吗?我们还什么都没吃呢”公白飞说。
“我是真的累了,而且柯赛特应该做了一些她拿手的意大利面,可能给我留了一些。”
“那好吧。”公白飞说。
安灼拉看着他们两个,“那我们明天办公室见了”,他说。
古费拉克迟疑的问他:“你今天晚上没其他事要做了吗?”
安灼拉看上去十分困惑,“没?”,他回答。
“你确定?”
“是的,你有什么其他安排吗?”安灼拉问道。
“回家吃我的意大利面。”他穿上外套,“再见了,安灼拉,飞儿。”
“拜拜古费”,公白飞说。
“去吃你的意大利面吧”,安灼拉说。

评论(5)

热度(72)

  1. 安东北边向左 转载了此文字